:::

劉水:收教所日記——別拋棄絕望(五二)

  • 時間:2023-01-23 10:00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
  • 撰稿編輯:新聞編輯
劉水:收教所日記——別拋棄絕望(五二)
作者前任囚犯工廠統計員所記錄的來貨、出貨的原始記錄,作者撕下部分委託獲釋難友夾藏帶出。此為國際社會嚴禁的勞改產品——囚犯製作出口的聖誕樹、天使、鹿、滿天星等等聖誕節物品。(劉水提供)
「絕望」本意是指極度失望。「拋棄絕望」即擺脫失望。而「別拋棄絕望」——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、求自由的信心。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,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: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,活到史達林死亡。


2005年2月22日(續)

本倉鄧映國,四川人,二十多歲,身高1.80米,膽大魯莽,長得蠻帥氣。剛入倉那天,說他當過兵,曾是天安門國旗班的護衛兵。可他的談吐、舉止,別說國旗兵,恐怕連兵都沒當過。他堅持說,入所登記時,管教都相信他的話。沒人當真。一次,跟人吵架,他又說自己是國旗兵,如何如何。我讓他在監倉走正步。看他握拳、擡腿、踢步、揮臂動作,還不如我標準;又問,立定動作,腳尖距離是多少公分,他不知道;再問,國旗兵人數、行進路線、規定動作,營房位置,也不知。立馬露餡。以後熟悉了,他承認是剛入獄怕挨打,信口胡編的。我告訴他,我在天安門廣場,懷著複雜心情觀看過國旗兵升降旗儀式,拍攝不少照片,你騙不了我。此後,他喜歡跟著我鬧事起哄,抗拒改造。


2005年2 月 25 日,周五,陰,7℃ 

天氣繼續降溫,風很大,鼻涕一個勁地流。要去看病,曾管教說不是急診不能去。奶奶的,這傢伙不是失戀了吧。

今天有活幹,繼續做袋子。 

201倉李詩堅被伙房外派來的監工小師傅告發吸煙。李早已被開出伙房,以前他們倆人就有過節。肖隊讓他寫「檢查」,李又來找我。上次違紀幫他寫了幾份「事情經過」和「檢討書」。同時被告發的還有伙房的傅文諾和陳冬冬。監工這小子心很黑,起碼幫我偷偷買過幾千元的香煙。100元只給8盒「特美思」,可外面售價40元,一盒5元。 

下午風止。暖和。又找隊長,才被批准看病。醫生說感冒最好當天來看,不要拖。開了藿香正氣丸、感冒膠囊、一小袋散藥片和一袋板藍根沖劑。 


2005年2月26日,周六,多雲 

前兩天空氣濕潤,地板、墻壁和棉被都濕漉漉的。南方特有的「回南天」又到了。他們說這是地板和墻壁「出汗」。形象。 感冒一個禮拜時間,還未減輕。吃藥也沒用。額頭痛,右鼻孔塞。還是老經驗管用,感冒別吃藥,這裡的藥不治病的。 

24號送來7個新兵。春節前後,釋放的幾乎都是關係戶,期限都沒過半。這個制度就這樣,這裡的人就這樣,他們先設局,讓你鑽進去,然後再榨乾你,還要你感謝他們,只因他們掌握著司法權力,為所欲為。 

補記23日元宵節。早:湯圓;午:炒白菜;晚:土豆牛肉(全倉只有幾塊牛肉) 元宵節上午幹活,下午所部組織猜謎語活動,每倉準備3條謎語。套瓶子(套「天地一號」美容醋)、下頷夾乒乓球,中間穿插演唱。獎品有蘋果、菊花茶、蒙牛牛奶、花生、黑瓜子、糖果、小金桔、衛生紙和旺旺餅乾。 本倉贏了一大袋獎品,幾天時間才吃完。 


2005年2月28日,周一,陰 

工廠沒貨,全部看電視。犯人們都喜歡看電視連續劇,任何時間打開電視機都要看這類節目,只有帶情節和畫面的故事,他們才能理解,看得懂。
 
二月份過得真快,眨眼而逝。 


2005年3月2日,周三,陰 

接見日。收工點名,肖隊講:「以後接見禁止帶進書籍、內褲和襪子。記住。」讓人驚愕。 


2005年3月3日,午後晴 

下午中隊管教帶領保安查繳床下雜物,所有多餘物品、紙箱全部收走。多餘不用的棉被也被沒收。下午收工後,許多學員又排隊領取棉被。中隊就這樣胡亂管理,折騰犯人。鄧隊說我的書太多,沒地方放就交給中隊保管,我說可以放在儲物箱,不用上繳。 


2005年3月4日 

下午工廠斷貨。軍訓。二樓犯人在樓下院子訓練,三樓的去操場。集體操練一會兒,管教讓我帶兩個新兵單獨操練,學習停止間轉向。約莫半小時,讓他倆給大夥表演。16點休息,我跑上樓再沒參加訓練。兩層樓囚犯操練比賽,然後唱歌比賽。我被保安叫下樓,站在三樓隊尾,又被管教喊去坐在工廠長凳上觀看比賽。


2005年3月5日,周六 

天氣預報今天氣溫7℃,卻是一個月來難得的一個大晴天,把被子抱去操場晾曬。 

下午收工後,正趴在窗口看書,望見戴科帶著他的4、5歲女兒在辦公樓下玩耍。戴今天在所部值班。戴科擡頭看見我,教他的女兒叫「叔叔好!」小丫頭招手,微笑,跟著爸爸輕輕地叫了一句「叔叔好!」我用廣東話回她:「你好,小靚女!」不久,戴科帶女兒走進中隊大院,找犯人搭起桌子,爬上工棚屋頂把落在上面的十多個網球全部撿下來。

戴帶著女兒回到辦公樓,把晾曬在綠化帶上的被子、枕頭和盆景,抱回辦公室。我們晚飯後,望見戴科的漂亮太太也來到辦公樓。隨後,一家三口去所部餐廳吃飯。幸福的一家人。傍晚,他太太駕駛私家車載女兒離去。人性何等複雜。我想起納粹戈培爾、隆美爾,他們可都是合格的父親、丈夫、人子和戰士,但對無辜者何其殘暴,沒有絲毫憐憫。 


2005年3月6日,周日,晴 

午飯後,對面大樓新送來的那個中年女子,趴在3樓走廊窗口大喊:「法輪大法好!」只叫了兩聲,就被兩名男保安架回房間。她大約在3天前被一輛新款「金杯」麵包車送來。下車就被保安抬上了擔架,掙扎中還叫了幾聲「法輪大法好!」響徹中隊大院。她當時穿的棉拖鞋掉在地上,直到今天還丟棄在中隊大門口保安崗亭的墻角。

(待續)

劉水  異見人士,資深媒體人,獨立作家。

     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