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
在卡達世界盃 沙國王儲薩爾曼重返全球舞台

  • 時間:2022-11-28 12:00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、法新社、路透社
  • 撰稿編輯:楊明娟
在卡達世界盃 沙國王儲薩爾曼重返全球舞台
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親王(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,穿黃袍者)參加11月20日的卡達世界盃(World Cup)開幕式時,坐在國際足球總會(FIFA)主席英凡提諾(Gianni Infantino)的旁邊。 (AFP)

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親王(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)親自率領部長代表團,參加11月20日的卡達世界盃(World Cup)開幕式。他坐在國際足球總會(FIFA)主席英凡提諾(Gianni Infantino)的旁邊,是所有嘉賓中最顯眼的位置,顯示他國際地位的顯著轉變。

全球能源短缺 沙國角色再受重視

在2022年卡達世界盃足球賽的開幕式上,沙烏地阿拉伯的實際領導人薩爾曼親王坐在最顯眼的位置上,笑容滿面,看起來就像一個回到國際頂級桌的人。沙國國家隊在首戰就爆冷擊敗奪冠呼聲很高的阿根廷隊,對薩爾曼親王而言,可說是錦上添花。

在全球能源恐慌、關注烏克蘭戰爭,以及美中緊張局勢的情況下,地緣政治引力正在對這個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國重新發揮作用。

美國總統拜登(Joe Biden)在7月訪問沙國會晤薩爾曼親王時,雙方重申對穩定全球能源市場的承諾。但在10月,以沙國為首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和結盟油國(OPEC+)不顧美國反對,宣布大幅減產計畫。拜登政府譴責沙國違背會談的承諾,將為此付出代價。兩國關係再度緊張。


OPEC+是由石油輸出國組織(OPEC),以及以俄羅斯為首的其它產油盟國組成。儘管美國官員進行了遊說, 但OPEC+仍做出減產的決定。

不過,美國最近確認薩爾曼親王在因涉嫌謀殺異議記者哈紹吉(Jamal Khashoggi)而遭起訴的案件上,享有法律豁免權。此外,面對伊朗的威脅,美國也公開宣示對沙國安全的承諾。

這一切都顯示,薩爾曼親王似乎已成功安撫了美國的憤怒。

在卡達世界盃之前,薩爾曼親王也出席在埃及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(COP27)、印尼的20國集團(G20)峰會,以及泰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(APEC)峰會。

薩爾曼親王今年7月也在巴黎會見法國總統馬克宏(Emmanuel Macron),12月中左右在利雅得(Riyadh)接待到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。

在國內,薩爾曼親王開放了電影院、音樂會,為年輕人提高就業機會;而沙國在世界盃開踢時意外擊敗阿根廷的勝利,讓舉國歡騰,進一步提升了他的形象。

不過,現在就說薩爾曼親王已在西方贏得政治平反,還為時過早。他在美國或大多數西歐國家仍是不受歡迎的訪客。

美國國務卿布林肯(Antony Blinken)就表示,對薩爾曼親王的豁免決定並未涉及正在進行的、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關係的檢視。

對沙國強硬立場 出現鬆動

但是,隨著冬季進入北半球,西方經濟體迫切需要能源穩定,與沙烏地阿拉伯關係的各個層面,薩爾曼親王的角色都無法被排除。

波斯灣研究中心(Gulf Research Center, GRC)主席沙吉(Abdulaziz al-Sager)指出,沙國政府認為,西方對薩爾曼親王涉及哈紹吉謀殺案的憤怒,是出於政治動機,一種向沙國施壓的方式。

沙國異議記者哈紹吉是薩爾曼親王的批評者,擁有美國居留權,並為華盛頓郵報撰稿。2018年,他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遭沙國特務謀殺。

美國情報部門認為,薩爾曼親王下令進行這次謀殺行動;但在利雅得,責任落在了級別較低的官員身上。

雖然美國司法部認定,薩爾曼親王是沙國實際領導人,享有豁免權。沙吉說,這也被視為是一種政治性的決定,「美國試圖限制沙國在區域和國際上的重要性和作用,但發現,首先,這個目標是無法實現的,其次,也損害了自己的利益」。

沙吉說,「因此,美國出現一個從對沙國採取負面立場撤退的過程」。

當美國表示擔憂伊朗對沙國構成威脅,並會毫不猶豫的捍衛沙國時,一些外交官將此解讀為,這是美國在向沙國發出安撫信息。

關係仍處歷史低點 爭議暫擱置

儘管如此,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和更廣泛西方國家的關係,仍處於歷史低點。

在過去10年的頁岩油熱潮中,隨著對沙國石油需求的減弱,美國發現更容易與這個國內政策令美國感到不安的盟友,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美國對阿拉伯之春(Arab spring)民主運動的立場,以及無視沙國反對伊朗核子協議的立場,使沙國認為美國正在放棄在波斯灣提供安全保護傘。

沙國因此在葉門戰爭中把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,也認為西方的批評是虛偽的。

但西方認為,沙國對伊朗的擔憂被誇大,涉入葉門戰爭是對貧困鄰國的好戰草率攻擊,而在哈紹吉被謀殺後,薩爾曼親王被視為專制施暴者。

這些觀點是否會發生很大變化,似乎仍值得懷疑。

但隨著超級大國之間的競爭,以及能源短缺再次成為全球政治的主要問題,西方可能會發現,暫時擱置這些恩怨是明智之舉。


西方經濟體迫切需要能源穩定,意味著必須與產油國的主導人物打交道。(圖:Pexels)

白宮國家安全會議(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)中東與北非事務協調員麥戈爾克(Brett McGurk)表示,沙國可能仍然希望擁有美國的安全保護傘,「美國獨特的相對優勢,是可以在該地區建立整合的安全架構」,「這是我們從各國聽到的要求」。

對於西方來說,這可能意味著必須與沙烏地阿拉伯的主導人物打交道。

沙吉指出,「不可能把與領導層打交道和與國家打交道分開處理,特別是在世襲君主制的國家」。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