決絕的抉擇(上)

        歷史的激流急轉直下,沖刷的力量排山倒海而來,彷彿失了魂魄那樣,生命頓然變成了漂流物,無盡無止地湧向不知方向的下游,一切都無可救贖,也都無可挽回。冀望了將近十年的民主運動,還在含苞狀態,更立即被折斷。時間從來是不容回首,任何夢想也全然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