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落芝加哥(一)

        飛機到達芝加哥時,已經是黃昏。初春的中西部大城市,以無邊的燈海迎接我。從窗口俯望,那南北縱橫的棋盤式街道,不免使人感到震懾。北美大陸中西部最大城市,以閃爍魅惑的燈光逗引著,茫茫的夜霧也輝映莫名光彩。飛機更接近地面時,才警覺芝加哥已經深...